English

赤脚医生强巴丹增讲故事

 

 

 

 

 

 科迦村位于西藏阿里的普兰县,中尼交界处。科迦村在阿里算是个人口密集的村子,全村共800多人。

    在这里离尼泊尔只有20公里的人口聚集地,苹果基金会设立了第一个乡村医务室——科迦村苹果医务室。41岁的强巴丹增医生,就是医务室的“常驻医生”。

    7月的一天下午,我们从普兰驱车到科迦村考察新的医务室建设用地,也顺道拜访了科迦村苹果医务室的“赤脚医生”——强巴丹增医生。

    “以前没有医务室的时候,都是走路,或者骑基金会配的摩托车出诊。”丹增医生通过“翻译”告诉我们。这名“翻译”其实就是医务室里的小助手——18岁的云旦加措。他跟丹增医生一样出身于医生世家,没上过正式的医学院,但到县里参加过基础培训。在地处偏远、条件恶劣的西藏阿里地区,大多数的赤脚医生都是这样的出身,能通过系统培训使赤脚医生们做到“小病懂得看、大病懂得(往哪儿)送”,是苹果基金会赤脚医生培训的基本目标。

    通过“赤脚翻译”云旦加措,我们继续与健谈的强巴丹增医生攀谈。

    在这样一个村子里,强巴丹增医生平均每天要接待 10个左右的病人,给他们看病,并开好由苹果基金会每年运送过来的免费药。“村民们都觉得很方便。”强巴医生自己当然也乐意。要知道,过去出诊,最远他骑过25公里的摩托车,翻山越岭的路可不好走。过去每月只有三五十块的补助,今年开始有公益岗位了,每月能领到500块。而云旦加措及另一位跟他差不多的“值班”的女孩,每月也有200块的补助收入。

    强巴丹增指了指尼泊尔的方向说,那边,也有人过来看病呢。

    看我们睁大了眼睛,医生笑笑继续说,现在夏天,尼泊尔的人过来方便,来医务室看病的人常有。他们胃病啊,风湿啊,肌肉损伤、低血压之类的毛病多。但有时候局势紧张,就麻烦一点。去年有个尼泊尔的肺病高烧,找人通知我帮忙看病,还是咱们边境上派当兵的人护送过去呢。

    同行的工作人员中,有人脖子颈肩出问题了请强巴医生帮看看。医生拿了血压器测量,并把了把脉,认为这是血脉不通,很快开了把藏药,嘱咐了吃法。

    “这里还是太小了,新的医务室建好以后就更方便啦。”强巴丹增医生说的是苹果基金会要新建的小楼。目前的医务室借用的是村委会的一间小屋,除去摆放药品的地方,还有一张小床,剩下的空间不多。新的医务室会有大暖廊、不同功能的诊疗室、临时住院室等,还会添置新的设备。强巴丹增医生对此当然特别高兴。

强巴丹增与云旦加措

强巴丹增医生在诊断